:::::::::All Resort to Text:::::::::


【莫须有日语入门】第七讲:朗读手册(下) - [日本語 Education 教程 ]


【音标若无法正常显示请于此下载word版文件】

日语和汉语一样,都会以音调区分语义(比如“天”和“田”),也都与英语相异,不以重音区分语义(比如“
content”重音在前时意指“内容”,重音在后时意指“满足”)。但两者在调上又有不同。汉语四声,除一声走平(或称连续无变化)之外,其余三声均表现为音高的连续变化:二声是从低一路走高,四声是从高一路走低,三声是先走低再走高。如先前第四讲所述:“在日语里,占据一拍的通常是一个辅音加一个元音(如/ka//sa/),或者单一个元音(如/a//i/)”,结合谈日语文字的第六讲,可以看出,在文字上,除却拗音,一拍就对应一个假名。日语每一拍内部的音高都比较平,调的存在体现于拍与拍之间音高的差别。所以,汉语的调是一串上上下下的曲线,偶尔插进一根横杠(一声),日语里则全是横杠,只不过,是高高低低的横杠。

 

日语的调大体分三种。第一种头一拍音高,后面的拍都低。至于高者高到何种程度,低着低到何种程度,低者之间有何相对关系,都不是重点。唯一的关键在于头一拍相对后面的拍要高,即音高的相对差异,于另两种调亦是如此。日语辞书把这种第1拍高的调标记为1调,示例如下——

 

九百九十九 = きゅうひゃく1调)きゅうじゅう1调)きゅ1调) /kyu~hyaku/ /kyu~dʒyu~/ /kyu~ /),来自绘本999个青蛙兄弟大搬家》(相对高音部分标记为橙色,下同)

 

节选自日本综艺节目“周刊AKB”(2010910日):朗读王大赛(前篇)

 

河马先生(或女士)= ばさん1调)(/kabasan/),来自绘本《河马先生(或女士);面对文字,人们往往容易见细节,难于见整体,面对图像则反了过来,小森看漏的这个细节,在充满细节的绘本作品里,并不特别。

 

节选自日本综艺节目“周刊AKB”(2010910日):朗读王大赛(前篇)

 

在汉语里,一般的陈述句,总体调子是一路走低,为表示疑问、惊讶等特别情绪,或是句子中有希望特别强调的部分,总之,就是有希望引起注意的“反常”时,句子尾部或中间部分的音高可能被抬起来。这种表达句子整体情绪的音高变化,叠加在句子各组成部分本身的音调上,形成句子的最终音调。句子各组成部分本身的调式,如前文所述,中、日、英各自耍的是不同的花样,但在表达句子整体情绪的调式上,却基本一致。本来嘛,一句话就是一口气的事,气越说越弱,调越来越低,是自然的常态。反其道而行之,必有刻意之处。比如前面那段视频中,被粉面伺候的小森高呼“为什么 = んで1调)(/nande/)”,本在低调处的尾部被狠狠地抬了起来,以表大惑不解。

 

有时,句子的整体情绪甚至会改变句子组分原本的调式。还是前面那段视频,小森出错后司会大喊“出局 = Out = ウト1调)(/auto/)”,为留出足够的气拖长最后的尾音/to/,单词整体的音高被拉平了。所谓取大义而舍小节。

 

除此之外,小节上的出入还体现在“个体差异”和“历史流变”上。比如“屡见不鲜”的“鲜”,有人念一声,也有人念三声;“不胜枚举”的“胜”,以前念一声,现在念四声。关于“个体差异”和“历史流变”在日语音调中的体现,请见旧文一篇

 

接下来讲日语的第二种调,这种调与第一种正相反:头一拍音低,后面的拍高。日语辞书把这种与1调相反的调标记为0调,示例如下——

 

电动有轨列车的总称(不同于中文里长辫子、路上跑的“电车”) = んしゃ0调)(/denʃya/);雪 = 0调)(/yuki/);原野 = 1调)(/hara/),来自绘本《坐电车出发》

 

节选自日本综艺节目“周刊AKB”(2010910日):朗读王大赛(前篇)

 

形容细长的东西茁壮生长的拟态词 = にょき/nyoki/),藤江一上来念的是0调,渡边接着念了个1调,其余大多被念成0调,到最后几近歌唱,已无所谓01调,而字典是标1调的,可谓小节出入又一例;另可留意藤江最后出错时念/u/的嘴型,堪称第一讲中红黄二砖的忠实支持者,来自绘本にょきにょき

 

节选自日本综艺节目“周刊AKB”(2010910日):朗读王大赛(前篇)

 

接着是最后一种调:从第2拍至第n拍都高,其余的都低,在辞书里分别被标记为n调,示例如下——

 

妖怪 = 2调)(/obake/),来自绘本《妖怪的心情》

 

节选自日本综艺节目“周刊AKB”(2010910日):朗读王大赛(前篇)

 

捉迷藏 = くれんぼ3调)(/kakurenbo/),来自绘本奇怪的捉迷藏

 

节选自日本综艺节目“周刊AKB”(2010910日):朗读王大赛(前篇)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汉语调式的分类是对单个音节而言的,日语调式的分类则是对由音节构成的句子组分——单词和词组而言的。我们还可以看到,日语的这三种调,都至多只包含音调的一次显著升高和一次显著降低,且第一拍和第二拍一定高低有别。据认为,这样的调式特点有助于听者把握句子各组分的开头和结尾,可促进沟通。

 

最后,还有一个小问题。对一个长n拍的词而言,说它是0调和说它是n调似乎是一个意思:都是头一拍低,其余拍高。其实不尽然:日语里的词会接上一些起辅助作用的虚词,一并构成句子组分,这时0调和n调就体现出区别——接在0调尾巴上的虚词音调在高位,n调则反之。

 

第三讲中的彼得在《语音学教程》中写道:“听一个人说话时的音调,你会发现其变化是连续的。说话和唱歌的区别在于:唱歌时你在给定的音高上保持一段可观的时间,然后再跳到下一个音符的调上。而一个人说话时,并不存在稳定的音调。它们走高或走低,贯穿正常对话的每一个音节。”是的,虽然“日语每一拍内部的音高都比较平”,却决没有唱歌时那么绝对,尤其是处在低位的拍子,多少都有些汉语第三声的味道——说话,就是唱歌走调。

 

敬请收看【莫须有日语入门】第八讲:OED的故事。

 

克洛洛~
嗝洛洛~


Posted by at 22:33:0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莫须有日语入门】第七讲:朗读手册(上) - [日本語 Education 教程 ]


学外语,哪种方法最有效?主动学外语的,多少要为这个问题沉吟一两回。当然,我们不是等到牛顿折腾出力学三定律才开始盖房子,也不是考虑好人生的意义才打定主意从娘胎里出来。教日语,哪种方法最有效?我不知道。

 

看看专家们怎么说。

 

18世纪,西方,启蒙运动承文艺复兴而起,人们越过中世纪的千年,尊古希腊古罗马文明为先辈。现世的外语,莫非蛮夷,学它作甚?只有古老的希腊语和拉丁语才能带领青年遍览先辈的古籍,助他们的理智战胜激情与意志,实现精神对肉体的胜利!云云。由此,拉丁语希腊语死灰复燃,却并不被用于日常交流,可谓半死不活。相应的教学方法,当然是尸体解剖:器官、组织、功能;单词、结构、意思。诈尸很吓人,口语和听力最好少提,给分最多的测验方式是:阅读理解。

 

这边厢,东方,清王朝统治着早先汉人称霸的邻邦。英吉利语,西班牙语,佛兰德斯语,莫非蛮夷,学它作甚?只有古老的文言才能带领青年遍览先辈的古籍,助他们修身、治国、左右天下的兴亡!云云。与希腊语拉丁语不同的是,知识分子们继续用文言著文、吟诗、写信。相应的教学方法,是活体演示:教书先生在上面念,学生们在下面跟着念,回到家自己念——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20世纪前半叶,西方,行为主义滥觞——精神?意志?全都无法测量,要搞正经研究,应该把观察“行为”作为唯一方向!这股风,岂止语言教学,一路吹进了文艺批评。譬如阿瑟·西惠儿1931年著《美的生理学》,大意由钱钟书归纳如下:

 

“所以,从行为主义的立足点看起来,文艺的欣赏不过是Conditioned reflex(条件反射)。据Pavlov(巴甫洛夫)对于狗的试验,定性反应成立之后,也可以消灭。消灭的方法是只给与定性刺激而不给与Reinforcement(强化)——‘口惠而实不至’。如此数次之后,狗自己觉得上了当;虽给与定性刺激,不能复唤起定性反应了。但是,假使在新环境里面,则给与定性刺激之后,已消灭的定性反应仍能重现。这种改变环境把已消灭的定性反应重新唤起的历程叫做Disinhibition(去抑制)。西惠尔先生将此说应用到文艺欣赏上面,大致以为语言文字是一种定性刺激,但是人类对于语言文字的定性反应,大部分是消灭的了;文学家把语言文字重新拼合(Combination),做成妙语警句,以唤起已消灭的定性反应,仿佛新的环境能唤起狗的已消灭的定性反应一样。但是这种配合,不得太新奇;因为太新奇了,只能引起好奇心(Investigatory impulse),这种好奇心反而把定性反应抑住。”

 

西惠儿时年二十有八,钱钟书对此书的评价是:

 

“因作者是少年人,所以意气非常之盛,兴会非常之高,对于老前辈谁都不买账,挖苦俏皮,无所不至……只有Pavlov(巴甫洛夫)的Conditioned Reflex(《条件反射》)(牛津出版)一书,作者认为是天经地义……西惠儿先生极崇拜Pavlov(巴甫洛夫)所试验的狗,以为惟有狗是真正的哲学家;所以我们要解决人的问题,须采取狗的方法。狗是不是哲学家,我不知道,想来西惠儿先生是知道的……大胆的立说,不肯崇拜老辈的偶像,一意遵奉实验科学,都是极好的事。但是作者因为少年盛气的缘故,似乎过火了一点……假使他不仅大胆而能细心,少挖苦前辈诞说而多坚实自己的论证,少卖弄科学实事求事是的方法而能学到科学实事求是的态度,那岂不更好么?”

 

哇,前辈教训得是。其时,钱钟书年方,二十有二。

 

无论在东方怎样被小辈教训,西惠儿的年少气盛,只是行为主义全盛期的一个缩影。反映到语言教学上,就是这么回事——教语法?没用没用,懂了语法也不会形成反射。让学生自己开口说话?不行不行,那会加强错误的习惯,除非把教室改成刑场。最理想,还是教书先生在上面念,学生们在下面跟着念,回到家自己念——书读百遍,反射自建。由此,西方世界终于在外语教学法上变作了东方。

 

东方呢?在师夷以制列强中搬来了夷人的正宗——器官、组织、功能;单词、结构、意思。由此,东方世界终于在外语教学法上变作了西方。

 

1957年,29岁的新科语言学博士乔姆斯基写成了他日后最富盛名的学术著作《句法结构》。两年后,这位风头正劲的“少年人”率先向行为主义发难,部分责难经其后辈转述,大意如下:

 

小孩学说话没人教吧?不但没人教,还整天听到些怪话,口误啦、中途改口啦、只言片语啦,也没人告诉他/她不该这么说话。另外,家长很少纠正孩子的“发音”和“语法”,非但如此,还会乐呵呵地学着说呢。诸君,这些对“正确”反射的建立都是极为不利的呀。可小孩还不都学会了讲话?为什么?

 

由这位“少年人”不吉利的反诘开始,行为主义江河日下,认知科学冉冉升起。对自己提出的问题,乔姆斯基给出的答案虽不比当年的进化论,却也相当宏大:所有人类语言具有基本共性,对这些共性的认知根植于人类基因,这使得人类天生具有对所有人类语言基本共性的认知,即所谓“普遍语法”;婴儿自会辨识出自己母语的某些特别之处,即所谓“个别语法”;习得语言是人的本能,但该本能的履行有一个时间窗,晚于这个时间窗,效果将大打折扣。

 

这个解释对学外语的青少年和成年人意味着什么?学外语时,“普遍语法”是否可能被再度激活?乔姆斯基未置可否,徒子徒孙莫衷一是。1982年,美国语言学家史蒂芬提出一套二语习得理论,称流利的外语只可能靠自然的接触、理解和使用习得,不自然的学习至多只能起到并不必要的辅助作用,而任何负面情绪的干扰都将延滞自然习得的进程。这套说法在学界饱受批评,被认为含糊其辞,在什么局面下都能设法自圆其说,不能算作一个可接受检验的假说。教学实践者们却不吃这一套,厌倦了教书先生和道学先生的,以及厌倦了做教书先生和道学先生的,一同在这理论下感受到莫大的直觉共鸣——哦,难怪我会失败,没事,未来大有希望!单词、结构、意思?扔掉扔掉。书读百遍?又不是搞传销!什么是语言的自然态?表达交流!——由此,东西方一并见证了沟通式教学法的方兴未艾。

 

与此同时,主流学界虽然并未在方法论上给与外语学习者明示,却给出了态度上的警示,同样相当符合直觉——不要“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如果想达到与母语人士毫无区别的外语水平,年纪越小开始越好;如果“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呢?年纪越老开始越好——浪费的时间比较少。

 

在“打渔晒网”的问题上,学外语的成年人,很像学读书认字的小孩子。美国的阅读推广人吉姆认为克服该问题的关键,在于从孩提时代起,就把阅读、书籍与快乐联系在一起,最省事最有效的方法,莫过于由家长给孩子念书听——所谓“亲子共读”。如此一来,小孩子能否克服“打渔晒网”的问题,就在一定程度上转化为,家长能否克服“打渔晒网”的问题。不知类似的方法,在对付成年人的“打渔晒网”上,能起到怎样的功效。首先,没法给诸位各寻一个乐意为你读外语的伴侣,其次,小两口或许有更爱做的事情。于是退而求其次,找来几位姐姐给大家念绘本。想象,你是一只,小蝌蚪吧——



Posted by at 16:34:0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莫须有日语入门】第六讲:女神(下) - [日本語 Education 教程 ]


【音标若无法正常显示请于此下载word版文件】


可是,
「人間宣言」为什么要叫「人間宣言」呢?既然天皇不是神,又何必强调自己的“宣言”发表在“人间”?原来,日语里的「人間」不是“人间”,是“人类”。与汉字一样,汉语词在中国作为本土词,在日本作为外来词,都经历了各自意义和用法上的流变。如今,许多汉语词还同时活跃于中日两地,意思却不尽甚至大不相同:「勉強」是“学习”,「邪魔」是“妨碍”,乃至「是非」是“一定”,「留守」是“不在”,「天地無用」是“不能倒置”!假如机缘巧合,这种意义的分化并不需要漫长的年月,「御宅」/o ta ku/)便是一例。「御宅」在日语里本是对对方家庭的尊称,类似于汉语的“您家”。中国妈妈聚在一起,喜欢“您家孩子”来“您家孩子”去,日本妈妈也一样。至于学大人讲话,那可能是全世界孩子的共同消遣。上世纪80年代,有一群热爱漫画和模型的日本少年,故意模仿他们的妈妈,彼此以“您家”(「御宅」)相称。其后短短二十余年,这个简短的称呼在使用范围和意义涵盖上不断攻城掠池,几乎吞并了英语外来词「アマチュアamateur(爱好者)和「マニアmania(狂热分子)的半壁江山。「御宅」进入中文世界后,产生了微妙的偏差。大家看字面有个“宅”字,又想着喜欢动漫的人大概不爱出门,便给「御宅」加上了一层“家里蹲”的意思。日语语境里的「御宅」可没这意思。所以,你要是用日语把“天照躲进山洞”这事比喻成“天照宅了”,恐怕会叫人摸不着头脑。

 

像“左派”“右派”一样,「御宅」是一个群体概念。随着人们的站队和被站队,意义颠来倒去,并不意外。可即便是指称身边事物的词语,也难免遇上类似的麻烦。比方说,枕头。「枕草子」与《徒然草》《方丈记》并称日本三大随笔,写成已逾千年,传到现代的,是其后各种翻抄和翻印版本。抄书的由于疏忽,由于想偷懒,由于自己的喜好,或是随便什么考虑,更改乃至颠倒原本的内容,完全可以想见。于是现存的各种「枕草子」版本,不但名字有「枕草紙」「枕冊子」「枕双紙」并立,内容上,也不乏各自为政之处。人们对书名里这个「枕」字的理解也是如此。有人说是把册子放在枕头旁边方便记录,有人说是像枕头一样不方便给外人看见,有人说是专门记录诗歌素材的册子,因为日语管这种素材叫「歌枕」,还有人说,这是玩个俏皮,因为“史记”的日语发音与古日语“寝具”的头两个音一样,「枕草子」的后记不就写了嘛:记这书的册子是用天皇抄《史记》剩下的纸做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过度诠释是一语双关之母。

 

节选自《枕草子》十三行古活字版(点击查看高分辨率版:其一其二

 

 

从上面的抄本可以看出,「枕草子」虽然成书于片假名发明之后,却龙飞凤舞,看不出一点四四方方的影子。原来,在学僧们发明片假名的同时,宫里的贵人们正在用另一种方式简化万叶假名:大伙儿把表音的汉字越写越草,平假名就这么自然形成了——

 

截取自日文维基百科“假名”条目(反相的两个音在现代已不再使用)

 

平假名发音表

 

1868年,日本发生明治维新,变闭关锁国为国门大开。这时引领世界潮流的,不再是汉语文明,而是受益于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的欧美列强。和一千多年前一样,又有一大批外来语进入了日语的词汇体系,只是这一次,是德语、英语(英式英语)、美语(美式英语)和法语。在语音体系上,欧美语言与日语的距离,比汉语要远。尽管如此,日本人还是硬生生把诸多欧美词汇用日式语音拼了出来,其结果,自然不会比用“沙发”仿“sofa”强到哪里去。许是为了改善这令人绝望(令外国人绝望?)的发音状况,在日语里由于硬腭化而消失的/si//zi//ti//di/,甚至原本并不存在的/v/,也被引入了专用于外来语的片假名表记体系。至于这么一来,大家的西式日语是否就讲得更西式了,难说——

 

/si/=スィ/zi/=ズィ/ti/=ティ/di/=ディ/v/=

 

除了语音体系的差异,欧美词汇的音节往往冗长,针对这一点,日本人也想出一些简化方法,无非掐头去尾。比如变“personal computer(个人电脑)”为“perso com”,称パソコンpa so ko n),变“convenience store(便利店)”为“conveni”,称コンビニ(ko m bi ni),变“animation(动画)”为“anima”,称アニメa ni me)。

 

当然,西洋文明带来的新概念,并不全是以外来语的方式进入的。汉字表意,这意思可大可小可组合,实在是一个翻译新概念的好工具。日本人用它造出不少对应西洋新概念的汉语词汇:「社会」「哲学」「経済」「物理」,林林总总,通称“和制汉语”。西洋风不仅吹到了日本,也吹到了中国。在中国,这些新概念被大学者严复翻译成了文言:“群”“理学”“计学”“格致”,求古雅,重音律。对严复的翻译,王国维带头提出批评,认为他把自己提出的“信达雅”倒了个,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严复那边呢,也有人力挺。有个叫彭文祖的留日法科生,注了个马甲,叫“将来小律师”,写出本《盲人瞎马新名词》,抨击对“和制汉语”的使用,称其“恬不知耻”“灭国灭族”。这场对峙的结果,如今早已了然。岂止文言新词,连文言文自己都给旧制度陪了葬。“和制汉语”则稳坐现代汉语词汇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时至今日仍有输入,如「職場」「達人」「人気」「写真」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被盟军占领。美国人见到日语这汉字假名一锅煮的乱状,大为震惊,决定号召大家舍弃这些历史包袱,拥抱拼音文字,迈向幸福生活。不过为稳妥起见,或者说,为获得正当理由起见,他们先从各地随机抽出一万名日本人,给他们做语文卷子,测试其识字程度。不测则已,文盲率竟几乎为零。算你们狠!美国人从此放弃了这个念头,日语文字的格局则大致定型为:西洋外来语用片假名写;词汇包含常用汉字的成分用汉字写;其余词汇和成分用平假名写。

汉字、平假名、片假名和罗马字母的混合体,截取自日本游戏公司Falcom出品的游戏碧之轨迹官网

 

说起表音文字和表意文字之争,双方优劣都很明显。表意文字学起来太费劲,表音文字呢,除了先天就不具备表意文字由形会意的功夫,还面临一个大麻烦:随着时间流逝,语音是会变的,文字如果不跟着变,表音就成了虚名,如果跟着变,距离越久的文字就越难懂。变还是不变?这是表音文字的两难。悲剧者如英语,说变了吧,不够到位,不规则拼写到处都是,说没变吧,古英语大家还是看不大懂。假名作为表音文字,同样表现出少量由不变带来的不规则表记。譬如日语的老师,汉字写作「先生」,平假名写作せんせい,照说应该念/se n se i/歌里也还会这么唱,但一般的读法是/se n se ~/,读音变了,文字却没有跟着变。除此之外,在作助词时念/wa/而不念/ha/以前念/wo/,现在和一样念/o/,都出于类似的原因。又比如,东京方言习惯把不在词头位置的/ga//gi//gu//ge//go/分别念成/ŋa//ŋi//ŋu//ŋe//ŋo/,这一发音习惯进入了以东京方言为基础的日本普通话,但习惯归习惯,不遵从也不算错,因而没有引起表记上的区分。

 

另一方面,表意文字因为本来就不靠表音吃饭,想不变就不变,甚至可以和口语脱节。比如中国的文言文,自秦汉以来,词汇和句法就固定了,结果上至孔孟老庄,下至鲁迅胡适,写起文言文都是同样一套,互相能懂。这不变固然方便,但愈不变愈顽固,愈顽固愈不想变,哪知有不得不变,等下决心求变时,已经晚了。

 

晚了晚了,文言文吾辈已经,看不懂了。翻翻古人白话小说吧,可白话就一定比文言好懂吗?其实然而不然。“现代白话与文言比,当然是文言难,白话容易。宋元以及更靠前的,似乎也可以这样说,但又不可一概而论。因为专就难点(指生僻的词语和说法)说,文言难,有个边际,而且绝大多数可以遵循老路走通;白话就不然,而是没有边际,想得确解,常常苦于无处查证……即使参考旧注,一些南朝的口语究竟是什么意思,也常常难于搞清楚。宋元白话也是这样,即如‘莫须有’,我们现在还在引用,究竟是什么意思?解说的人不只一位,直到吕叔湘先生解为‘恐怕有’或‘别是有’(《语文杂记》第二条),像是才取得多数人的首肯。”(张中行,《文言和白话》p189

 

原来如此。敬请收看【莫须有日语入门】第七讲:朗读手册。

 

“恐怕有”

“恐怕有”


Posted by at 04:21:00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莫须有日语入门】第六讲:女神(上) - [日本語 Education 教程 ]

【音标若无法正常显示请于此下载word版文件】

掌管高天原的太阳女神天照有个弟弟叫须佐之男命。有一天,须佐决定去黄泉国见死去的母亲,在出发前,他打算先去会一会姐姐天照。须佐上天,动静颇大,天照以为他是来抢地盘的,于是严阵以待。须佐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建议姐姐先和自己生几个孩子试试。天照同意了,她把须佐的剑折成三段放在嘴里嚼碎,喷出来生出三个女神,须佐把姐姐的五百个珠子咬碎,喷出来生出五个男神。须佐说,看,我的剑生出的是女神,说明我是清白的。天照接受了这个证明。

须佐在高天原住下后似乎完全忘记了去黄泉国的打算,到处调皮捣蛋。姐姐天照很生气,找了个山洞宅起来,眼不见为净。从此世界失去了光明,祸乱丛生。八百万众神无计可施,挖空心思给天照脱宅。他们做了一面大镜子、一个大玉坠,一齐挂在洞口,又派一个叫天宇受卖命的女神在洞口欢天喜地地跳yan4舞。天照十分费解,说我宅了世界不是乱了吗你高兴个啥?受卖命说,咳,来了个比你还厉害的神仙,大伙可乐了。说到这儿,另两位神仙忙把镜子递到天照面前。天照想,魔镜啊魔镜,这世上最厉害的神仙难道不是我天照吗?正从洞口探出身子想看个究竟,就被躲在一旁的另一位神仙拉了出去。

新生脱宅三把火,天照立马放逐了顽劣的弟弟,遣众神下界平定地上的苇原中国后,又派自己的孙子“天迩歧志国迩歧志天津日高日子番能迩迩芸”去治理。

这苇原中国便是日本,这位名字颇长的孙子便是日本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的太爷爷。

以上这个在现代语境中颇有些无厘头的故事,出自日本现存最古老的两部史书,《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两本均成书于公元8世纪早期,用的都是中国的文言文或其变体。比如《古事记》应神记中写道:“故受命以貢上人、名和邇吉師。即論語十巻、千字文一巻、并十一巻、付是人即貢進。”(注:标点是后人加的)《日本书纪》中则有“十五年秋八月壬戌朔丁卯、百濟王遣阿直岐。”这时的日本古人很可能没有自己的书面语,于是把中国传来的文言文作为一种书面外语使用。每个汉字所表达的,都是它在中国文言文里的意思

节选自日本书纪平安时代抄本(点击查看高分辨率版


遣唐的使节,渡来的汉人,对文言文的学习和使用,这些因素使得大量的汉语词汇作为外来语进入了日语口语。但无论外来语多到什么程度,日本人说的,到底不是汉语,他们需要更合适的方法,记录他们自己的语言。日本现存最早的诗歌总集,成书于8世纪后半叶的《万叶集》,展现了他们为此作出的努力。在《万叶集》里,汉字不再只被用来代表其在文言文中的意思,也被用来代表日语里的发音。比如集中所收山上忆良的和歌“去來子等 早日本邊 大伴乃 御津乃濱松 待戀奴良武”,就不再能以文言文知识理解。因为其中的某些字,单个并无意义,它们代表着日语里的发音,连在一起才成为一个有意义的词。这些被去除了本身意义,仅表记发音的汉字,被后世称为“万叶假名”。同一个音,选哪个字来表记,并不统一,但方法是一致的,分两种。多数是选择当时在汉语里读起来和日语的这个音类似的字,比如用“阿”表记/a/,用“以”表记/i/。少数是选择其在汉语里的意思用日语讲出来便是这个音的字,比如用“江”表记/e/,用“三”表记mi

万叶假名已经成为历史,却遗韵尚存。比如「富士山」/ɸu dʒi san/)并非富有军人住的山,「伊豆」(/i zu/)和豆子也没有特别的联系,只是这两个地名的发音与那几个汉字的古音类似而已。倘若在表音之外,还能把表意兼顾,就成为所谓的“绝译”,流传至今自不待言,比如东洋一绝「歌舞伎」/ka bu ki/),西洋外来语「倶楽部=club/ku ra bu/),用的也是这几个汉字的古音。 

汉字单纯表意,毫不表音的局面被万叶假名的出现打破,却同样没有完全消亡。比如日语里讲天候的「時雨」(/ʃi ŋu re/),讲风物的「紅葉」/mo mi dʒi/),发音和文字就毫无关系,非作为例外死记不可。这股拖历史后腿的歪风邪气在近现代还有新发展,尤其是在歌词和动漫游戏里(也可能是作者比较关注歌词和动漫游戏..的缘故)。比如「聖闘士」「新天地」都算是汉语外来词,本来分别念作/se~ to~ ʃi//ʃin ten tʃi/。到了动漫和游戏里呢?圣斗士是为希腊女神而战的嘛,即便他们各自的名字仍逃不出汉语腔,好歹总称得整个西洋口味的,于是加小拼音告诉大家,「聖闘士」不念“圣斗士”,念“谢音陀”,仿的是英文的“saint=神圣的”。出于类似的考虑,「新天地」也不念“新天地”,改念“佛朗提亚”,仿的是英文的“frontier=境界”。

截取自日本游戏公司Falcom出品的游戏ZWEI II官网


日语里的音不多,用汉字表记发音绰绰有余。但日本的自然环境、风俗习惯与中国多有差异,在表意方面,进口的汉字并不能满足所有需要。有些事物没有很适合的汉字可用于表达,这还好说,可以像头先讲的那样只用汉字表音。可还有些事物,由于过于传统威严,用汉字表音凑个词糊弄过去实在有些不够意思,比如种在供奉天照或是随便什么神的神社里的那些树。好在汉字是可以拆解组合的变形金刚,应这样的需求,日本人自己制造了一些汉字,称为“国字”。这么一来,那些树就被写作了
「榊」。这算是中日汉字分化其一。另一方面,文字虽然比口语死板,仍然会随时光变幻而演进。汉字在日本和中国都经历了各自或缓慢或剧烈的简化过程。由此,如今两国的汉字虽大体相通,细节上的差异却随处可见,大家把前文中的「富士山」「歌舞伎」「倶楽部」字体放大,拿出玩找茬游戏的精神便知。

 

万叶假名使日语具有了“自己”的表音文字,但汉字毕竟笔画太多。公元9世纪,奈良古宗派的学僧们(真的是学僧,不是学生打错了)在给佛经注音时一定痛感不便,地方根本不够写嘛!后来,他们想出个好办法,只取汉字的一部分,把万叶假名简化,创造出现在所谓的“片假名”——

 

截取自日文维基百科“片假名”条目(反相的两个音在现代已不再使用)

 

片假名发音表



有了假名,理论上所有日语都可以用假名写了。可这么做,jiu4 hao3 xiang4 tu1 ran2 zai4 zhong1 guo2 yao1 qiu2 da4 jia1 ting2 zhi3 shi3 yong4 han4 zi4quan2 bu4 yong4 pin1 yin1,感觉大概不怎么样。中间虽然有所反复,假名和汉字到底共存了下来。片假名四四方方,又是注佛经出身,其后多用于公文,直至近代。例如,日本在二战战败后,昭和天皇与盟军司令部协议后颁布诏书,史称“人间宣言”。据2005年发现的原英文版诏书,盟军司令部的目的无非是命天皇否定自己的神格。当年的日方在拟定正式的日文版时,可谓费尽心机,前后腾挪,添枝加叶,总算在自己的语言里整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版本——

 

节选:天皇ヲ以テ現御神トシ、且日本国民ヲ以テ他ノ民族ニ優越セル民族ニシテ、延テ世界ヲ支配スベキ運命ヲ有ストノ架空ナル観念ニ基クモノニモ非ズ。

 

中译:“朕同诸等国民间的纽带,是靠始终相互信赖和敬爱维系的,并不是单靠神话传说产生的,也不是基于天皇是神的化身,具有把日本国民变为比其他民族优越的民族,进而支配世界的命运这样的架空观念。”
 


Posted by at 02:43:0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莫须有日语入门】第五讲:Z的悲剧(下) - [日本語 Education 教程 ]


【音标若无法正常显示请于此下载word版文件(上、下两部分在同一个文件中)】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皆图省力而已。邻近的音之间的同化效应,是语言里十分常见的现象。夸张些的例子,譬如,“粉红凤凰飞”这句绕口令,容易被错念成“粉缝哄凰飞”(
/fen hong feng huang fei/ -> /fen feng hong huang fei/)。这个念法被认为是错的,因为念错的是少数,如果所有人都念错,就得换个说法,改称“语音现象”。/i/是生产这种现象的能手。在汉语里,有“萨”、有“思”、有“苏”、有“瑟”,却没有“see”,有“砸”、有“资”、有“租”、有“则”,却没有“zee”。这是因为,/i/的发音姿势要求前舌面靠近硬腭,这个动作要是做早了,会牵连前面的辅音。结果,“see”就成了“西”,“zee”就成了“机”。在日语里,则依葫芦画瓢,/si/成了/ʃi/(同汉语拼音“xi”),/zi/(如前所述,/z/实为/z~dz/,习惯表记为/z/)成了/dʒi/(相应的,/dʒ/实为/ʒ~dʒ/,习惯表记为/dʒ/,但不同于汉语拼音“ji)。在这里,我们又碰到了汉语日语间那个老生常谈的现象:正如汉语拼音“z”,实际上是一个不送气的“c”(=/ts/),汉语拼音“j”,实际上是一个不送气的“q”(=/tʃ/)。而日语里的/ʒ~dʒ/,却是把/ʃ~tʃ/切实浊化后得到的。关于这一点,“东京爱情故事”里莉香给完治取的外号是个好例子——

 

完治本名/kan dʒi/,莉香却偏要念成/kan tʃi/。由于莉香把/tʃ/念成了不送气的(类似汉语拼音“j”),使得讲中文的我们较难听出这两种念法间的差别。

 

完治->/kan dʒi/,丸子->/kan tʃi/

节选自日本连续剧“东京爱情故事”,赤名莉香(铃木保奈美 饰),永尾完治(织田裕二 饰)

 

/i/在日语里的表现,比在汉语里还要神勇。汉语里好歹还有个“踢”和“低”完好无损,日语里呢,就连/ti//di/也被感染成了/tʃi//dʒi/。这兴风作乱到英语里收敛了不少,teazeesee毫发无伤。但英语也不缺同化现象,在此仅举一个与日语汉语所共有的:鼻音的同化,即鼻音的发音位置被后续的音同化。同样是表否定意味的前缀,接在双唇音前面,就化作im(如impossible),接在齿根音前面,就化作in(如insane);同样是一个“喊”字,接在“吗”前面,就化作“ham3”,接在“他”前面,就化作“han3”。

 

以上这些关于同化作用的啰嗦,目的只有一个,无非想让大家在说话时把懒偷得更理直气壮。所以,请千万不要本末倒置,把它们当成使人紧张的条条框框。不过,日语里的确还有两个不大能用“省力说”解释的音变。一个是/tu//tsu/,另一个是/hu//ɸu/。这个/ɸ/与汉语拼音f相近,但有一个重要区别——汉语拼音f的发音姿势是上齿咬下唇,而/ɸ/的发音姿势是双唇并拢,好像吹蜡烛那样。

 

1968年,琉球法务局出入境管理官员在尖阁群岛南小岛发现有台湾海事人员实施失事船只的解体操作,遂将其驱逐。台湾方面在获得入境许可后完成了剩余的解体操作。同年晚些时候,日本、台湾及韩国的海洋专家在联合国亚洲远东经济委员会的协助下于东海进行海底勘测,在尖阁群岛周边的大陆架内发现蕴藏石油资源的重大可能

 

1969年,台湾当局将青天白日旗插上尖阁群岛。次年,琉球政府派遣救生艇赴尖阁群岛,将青天白日旗撤去,并发表对尖阁群岛主权的声明

 

1971年,台湾发表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即尖阁群岛)主权的声明。同年底,中华人民共和国发表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即尖阁群岛)主权的声明

 

1972年,美国将冲绳(包括琉球诸岛)施政权归还日本政府。同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同年,日本新内阁总理田中角荣一行访华,为促进会谈顺利进行,双方决定暂时搁置领土争议。随后,两国政府发表中日联合声明,恢复邦交,日本政府与国民政府断交,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中国政府则宣布为促进中日两国人民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也是在这一年,一位名叫徐逸的华人在美国声称自己是盛宣怀的孙女,陈述了如前所述发生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的太后赏赐,并拿出一张慈禧手谕,“请律师向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备案,要求美国承认她对钓鱼岛的所有权,后来,又到了台湾,向台湾当局就她的所有权问题备案”。

 

1996年,《人民日报》刊发钟严撰文的“论钓鱼岛主权的归属”,讲述了如前所述所有绿色文字的往事,论证钓鱼岛主权之归属。其后的中方媒体均以此为马首,日方媒体则持续讲述如前所述所有橙色文字的往事,论证钓鱼岛主权之归属。

 

2009年,中国作家、历史学者宋路霞出版《盛宣怀家族》以海峡两岸专家学者观点及盛家其他后人之口述为根据,试图证伪如前所述徐逸于1972年声称的所有内容。

 

20107月,日本动画导演宫崎骏以同名漫画为蓝本撰写剧场版动画“来自虞美人之坡”(台译“来自红花坂”)的脚本,塑造了如前所述1952年的小女孩松崎海,讲述其于1963年的高中时代发生的一段恋爱经历。

 

20109月,钓鱼岛附近海域发生中华人民共和国渔船与日本巡逻船相撞事件,日方将中方渔船船长逮捕。双方政府一番角力之后,日方将中方船长释放,但保留了起诉权力。

 

201010月至12月,因不满政府在中日撞船事件中的表现,日本多城市发生抗议活动,参加人数由数十人至数千人不等,主要由“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策划。与此同时,中国大陆多城市发生反日游行,参加人数由数百人至一万余人不等。

 

2011310,宫崎骏所在的吉卜力工作室将“甘蔗田”的演唱者森山良子于1970年代演唱的歌曲“告别的夏天”重新制作,收录为“来自虞美人之坡”的主题歌。次日,日本发生东北地方太平洋冲地震,震度达9级,随后引发海啸。

 

“告别的夏天”(部分)

节选自日本电视台综艺节目Happy Music,演唱:手嶌葵

 

hi ka ru u mi nika su mu ɸu ne wa

sa yo na ra no ki te kino ko ʃi ma su

yu ru i sa ka oo ri te yu ke ba

na tsu i ro no ka ze nia e ru ka ʃi ra

wa ta ʃi no a iso re wa me ro di

ta ka kuhi kukuu ta u no

wa ta ʃi no a iso re wa ka mo me

ta ka kuhi ku kuto bu no

yu ~ hi no na kayo n de mi ta ra

ya sa ʃi ~ a na ta nia e ru ka ʃi ra

 

ki no ~ no a iso re wa na mi da

ya ŋa teka wa kiki e ru no

a ʃi ta no a iso re wa ru ɸu ra n

o wa ri no na iko to ba

yu ~ hi no na kame ŋu ri a e ba

a na ta wa wa ta ʃi oda ku ka ʃi ra

 

2011716,“来自虞美人之坡”在日本上映。同年10月,迪士尼旗下电影发行公司博伟放出“来自虞美人之坡”(台译“来自红花坂”)台版预告片,片中旁白说道:

 

“人总是活在矛盾当中,对人类的绝望以及信赖,我们在这夹缝间求生存。”

 

敬请收看【莫须有日语入门】第六讲:女神。

 

【罗生门】
【罗生门】


Posted by at 02:22:00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莫须有日语入门】第五讲:Z的悲剧(上) - [日本語 Education 教程 ]


【音标若无法正常显示请于此下载word版文件(上、下两部分在同一个文件中)】


明永乐年间,无名氏著航海手册,述及司南导航,曰:“北风东涌开洋,用甲卯取彭家山。用甲寅及单卯取钓鱼屿。正南风,梅花开洋,用乙辰,取小琉球;用单乙,取钓鱼屿南边;用卯针,取赤坎屿”。

 

明嘉靖年间,赴琉球册封使陈侃在《使琉球录》中记:“十日南风甚迅,舟行如飞,顺流而下亦不甚动。过平嘉山,过钓鱼屿,过黄毛屿,过赤屿,目不暇接,一昼夜兼三日之路,夷舟帆小不能相及矣。在后,十一日夕见古米山乃属琉球者,夷人歌舞于舟,喜达于家。”

 

同明嘉靖年间,赴琉球册封使郭儒霖在《重编使琉球录》中记:“闰五月初一日过钓鱼屿,初三日至赤屿焉。赤屿者,界琉球地方山也。再一日之风,即可望姑米山矣。”

 

同明嘉靖年间,浙江提督胡宗宪纂《筹海图编》,绘“沿海山沙图”,“ 标明了中国福建省罗源县、宁德县沿海各岛,其中就有‘钓鱼屿’、‘黄尾山’和‘赤屿’等岛屿。”

 

清乾隆八年(1743年),乾隆帝下令编撰《大清一统志》,书中将鸡笼城(现台湾基隆)视为台湾府东北境。

 

清乾隆五十一年(1785年),日本政治学家林子平著《三国通览图说》,附“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岛之图”,图中将“钓鱼台”“和中国福建、浙江用同一淡红颜色标出”,将“台湾岛”以“黄色标出”。

 

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日本实业家古贺辰四郎有意在位于冲绳县南境,包括当地人称为“魚釣島”的无人岛在内的“尖阁群岛”发展事业,向政府提出租地申请。冲绳县令怀疑“魚釣島”与中国古书中所载“钓鱼台”为同一岛屿,派出云丸赴实地查看,并上报内务省。内务省认为此岛毫无从属清国之证据,与外务省相议,外务省认为于此时局应避免引发敏感的行动,冲绳县令则依出云丸带回的报告书认定此岛系本县所辖。在政府犹疑两论之际,古贺辰四郎已开始在尖阁群岛实地建设船坞及制造鱼干的工厂。

 

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慈禧太后“下诏书,将钓鱼岛赏给邮传部尚书盛宣怀,作为采药用地”,曰:“盛宣怀所进药丸甚有效验。据奏,原料药材采自台湾海外钓鱼台小岛。灵药产于海上,功效殊乎中土。知悉该卿家世设药局,施诊给药,救济贫病,殊堪嘉许。即将钓鱼台、黄尾屿、赤屿三岛赏给盛宣怀为产业,供采药之用”。

 

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为争夺对朝鲜半岛的控制权,日清两国爆发甲午战争,清国于次年战败。

 

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内务省准许冲绳县将“魚釣島”划为所辖,次年将此岛无偿租与古贺辰四郎,租期30年。

 

1912年,中华民国政府在南京成立,清宣统帝溥仪退位,清朝灭亡。

 

1920年,31名福建渔民遭船难漂流至魚釣島,获古贺辰四郎之子古贺善次等人救援。中华民国驻长崎领事冯冕为此发送感谢状,将救援地点称为“日本帝國沖繩縣八重山郡尖閣列島”。

 

1932年,日本政府将包括魚釣島在内的四座岛屿出售给古贺一家,后者于1940年舍弃经营,魚釣島再次成为无人岛。

 

1945年春夏,太平洋战争接近尾声,以美军为主的盟军势力历时近三个月,在日本本土冲绳诸岛取得了登陆战的胜利。数月后,一名战死在冲绳的日本兵之女降生,此时战争已经结束,日本西南诸岛被于同年组建的联合国接管。

 

1950年,为争夺对朝鲜半岛的控制权,朝鲜与韩国间爆发朝鲜战争,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作为支持韩国的势力介入战斗。朝鲜方面为阻止联合国军登陆,在海中埋设了大量水雷。不熟悉这片海域的联合国军命令日本海上保安厅派出扫海队协助清除水雷,由于此举实际上违反了联合国于4年前赋予日本的和平宪法,日本特别扫海队被命令以国际信号旗为舰旗。

 

1952年,旧金山和平条约生效,日本西南诸岛由美军接管,主要被作为军事基地。同年,家住横滨的6岁女童松崎海的父亲随船出航为扫海队及联合国军提供补给,一去不归。也是在这一年,日本与台湾国民政府签订日华和平条约,正式终止了其与国民政府的交战状态。

 

1953年,《人民日报》刊载文章《琉球群岛人民反对美国占领的斗争》,称“琉球群岛……包括尖阁诸岛、先岛诸岛……”。同年,朝鲜战争停战,但交战双方并未签订任何和平条约。

 

1964年,日本举办东京奥运会。同年,作曲家寺岛尚彦来到冲绳,眼见昔日上演两军最大规模死斗的战场已成为一片茂盛的甘蔗田,风过之处,沙沙作响,遂以“甘蔗田”为题写成一首长歌,创造出前述那位生于1945年的女孩,歌唱其对生父的追思。此歌曲由日本女歌手森山良子首次灌录为唱片。

 

“甘蔗田”(部分)

节选自NHK电视台第56届红白歌合战,演唱:森山良子,伴唱:(其子)森山直太郎

 

寺岛尚彦在这首歌里以/za wa wa/作为象声,模拟风吹甘蔗浪的声音。其中的/za/比汉语的“砸”听起来要明显“醇厚”一些,这正体现了日语和英语的/z/与汉语拼音“z”的区别。要说清楚这个区别,得先讲讲汉语拼音里的“c”。“c”与英语以/t/结尾的名词变复数时(如cat->cats)产生的尾音相同。你如果把手放在嘴边,发一个长长的“c”,会发现最开始有一股较强的气流从嘴里喷出来,但无法持久,很快气流变得平缓,此时的发音与“s”无异。由此可见,“c”是由一个具有闭塞音性质的音和一个具有摩擦音性质的音首尾相连,融合而成。由于发音部位在齿根,最合适的表记方法便是齿根闭塞音/t/加齿根摩擦音/s/,合为/ts/。在发/ts/的时候,如果有意减弱开头喷出气流的强度,在保持声带不振动的同时,用发/ts/的方法发一个z,便得到了汉语拼音“z”。由于声带并未振动,/ts/的两个组件/t//s/都没有变成相应的浊音(即/d//z/),仅仅是开头的/t/没有送气。因而,汉语拼音“z”,实际上是一个不送气的/ts/。与之相较,日语的/z/是一个振动声带,浊化完全的音,倘若用汉语拼音的发音念,就有被听成/ts/的危险。

 

那么,日语里是否有把/ts/完全浊化后得到的/dz/呢?有,但实际上,正如之前多次提到的,从/z//dz/是一个连续变化的过程,而日语,是一门对这条连续变化的音不作区分的语言。日本人既不觉得这条线上的音有什么要紧的区别,发音时在这条线上往哪儿偏,也不过是随邻近发音的方便。这正如那些nl不分,或ssh不分的方言,说话时不过随邻近发音方便,发一个模棱两可的音。所以,我们不妨忘记/dz/的存在,把/z~dz/这一整条线,都看做/z/

 


Posted by at 00:53:00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莫须有日语入门】第四讲:伴君恋途共彷徨(下) - [日本語 Education 教程 ]

 

共鸣,戏仿,再共鸣,金子美铃由此引起了比以往更大范围的关注,诗集售罄、再版重印、作品电子化接连而来。20117月,AC Japan又推出了一则演绎金子美铃诗作的公益广告:“蜜蜂和神灵”——

 

日本公共广告机构AC Japan公益广告“蜜蜂和神灵”

 

长音拨音促音拗音

 

ha tʃi wa o ha na no na ka ni

o ha na wa o ni wa no na ka ni

o ni wa wa do be ~ no na ka ni

do be ~ wa ma tʃi no na ka ni

ma tʃi wa ni ho n no na ka ni

ni ho n wa se ka i no na ka ni

se ka i wa ka mi sa ma no na ka ni

 

so ~ ʃi te

so ~ ʃi te

ka mi sa ma wa

tʃi ~ tʃya na ha tʃi no na ka ni

 

中译(摘自《向着明亮那方(增订本)》,吴菲 译):

 

蜜蜂和神灵

 

蜜蜂在花朵里,

花朵在庭院里,

庭院在围墙里,

围墙在小镇里,

小镇在日本里,

日本在世界里,

世界在神灵里。

 

就这样,就这样,神灵,

在小小的密蜂里。

 

为这股“金子美铃热”推波助澜的,并不止AC Japan一家。311地震发生后没几天,日本演员渡边谦(曾出演好莱坞男星汤姆·克鲁斯主演的“最后的武士”)及编剧小山薰堂(曾任日本电影“入殓师”编剧)合伙建了个叫kizuna311(中译:羁绊311)的网站,主要上传日本明星朗读诗歌及绘本的youtube视频,以此为大众打气。渡边谦的夫人,演员南果步也念了首金子美铃的诗:“星星和蒲公英”——

 

长音拨音促音拗音

 

ho ʃi to ta n po po

 

a o i o so ra no so ko fu ka ku

u mi no ko i ʃi no so no yo ~ ni

yo ru ŋa ku ru ma de ʃi zu n de ru

hi ru no o ho ʃi wa me ni mi e nu

mi e nu ke re do mo a ru n da yo

mi e nu mo no de mo a ru n da yo

 

tʃi t -e su ga re ta ta n po po no

ka wa ra no su ki ni da ~ ma t -e

ha ru no ku ru ma de ka ku re te ru

tsu yo i so no ne wa me ni mi e nu

mi e nu ke re do mo a ru n da yo

mi e nu mo no de mo a ru n da yo

 

中译(摘自《向着明亮那方(增订本)》,吴菲 译):

 

星星和蒲公英

 

蓝蓝的天空深不见底,

就像小石头沉在大海里,

一直等到夜幕降临,

白天的星星 眼睛看不见。

 看不见它却在那里,

 有些东西我们看不见。

 

干枯散落的蒲公英,

默默躲在瓦缝里,

一直等到春天来临,

它强健的根 眼睛看不见。

 看不见它却在那里,

 有些东西我们看不见。

 

虽说打着“莫须有”的旗号,我个人对金子美铃的诗作还是深有同感的,而且,很有戏仿一首的情绪。这情绪从何而来?请看——

 

2011311 311大地震发生

2011317 日本宫城县松岛町(“町”为介于“市”与“村”之间的行政单位)灾害对策本部报告截至目前町内死亡人数为1名(松岛町总人口约15,000)。

2011318 湖北长江日报刊发特派记者撰写的新闻稿“松岛啊,松岛!”,称“松岛是自然赐予人类的礼物,却因为人类利用核能不慎而蒙受重创”。腾讯新闻等网站随即转载,并将标题改为“松岛美景惨遭摧毁 香港夫妇积极自救”。

2011321 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读书节目“开卷八分钟”,介绍松尾芭蕉的《奥之细道》,主持人在节目中称“我晓得这一趟的海啸呢,基本上已经摧毁了它东北沿海的好几个地方。那这里面其中一个地方呢,是我以前在书里面就读过,在图片上看过,但没亲身去见过,但人人都说美的一个地方,这地方就是松岛”“那么至于这个松岛的美景现在怎么样呢?听说,是被毁得差不多了”。

2011323 日本读卖新闻网站刊发新闻稿,标题为“‘松岛保佑’,对岸的镇子,死者(仅)一名”,称“承于伊达政宗的国宝瑞严寺在地震中剧烈晃动,其中僧侣起居的建筑物墙壁出现塌落和龟裂。海啸一直冲到了参拜用的道路上,但并未对建筑物造成重大影响”“远观之下,松岛美景与地震海啸之前并无多大变化”。

同日 日本河北新报网站刊发新闻稿,称“(松岛)町内名胜无重大损坏,观光业者正努力修复设施,以争取在(夏季的)修学旅行旺季前恢复迎客”。

2011329 光明日报刊登文章“莫让文明仓皇地消逝”,称“被称为‘日本三景’之一的风景名胜地松岛受灾严重,国宝瑞严寺遭受重创”。

2011410 日本松岛町政府网站,瑞严寺重新开放。

201151 日本松岛町政府网站,松岛町各旅店宾馆开始陆续恢复营业。

 

我说“松岛被毁了”,

它也说“松岛被毁了”。

 

我说“真的”,

它也说“真的”。

 

我说“再也去不了松岛啦”,

它也说“去不了松岛啦”。

 

就这样,不一会儿

我无聊起来。

 

我说“骗你的”,

它也说“骗你的”。

 

是回声吗?

不不,大家都这样。

 

敬请收看【莫须有日语入门】第五讲:Z的悲剧。

 

(看不见它却在那里,

 有些链接我们看不见。)

 

不存在~

不存在~

 


Posted by at 15:03:0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莫须有日语入门】第四讲:伴君恋途共彷徨(上) - [日本語 Education 教程 ]


2011
311,日本发生东北地方太平洋冲地震,震度达9级,随后引发海啸,据最近统计,此次灾害已造成15782人死亡,其中99.6%发生在受灾最严重的宫城、岩手和福岛三县(日本将“省”称为“县”)。在日本古代,地方行政区块被称为“国”,由中央派遣“国司”治理。宫城、岩手和福岛三县曾同属一国,其名曰“陆奥”,亦称“奥州”。1689516,俳谐师松尾芭蕉和弟子河合曾良踏上了“温暖人心的东北之旅”,二人自江户(今东京)出发,一路向北,在陆奥国中部,自太平洋沿岸西进至日本海沿岸,之后沿海岸线一路往西南行进,用近半年时间把日本本州岛环游了大半圈。芭蕉把一路所见所吟集结成一本游记,取名“奥之细道”,又译“奥州小路”,成就了他最为后世传诵的一部作品。所谓俳谐,是一种你出上阙我对下阙的对诗游戏。这位芭蕉许是吟了不少难对的题目,惹得大家搔首踟蹰面红耳赤,最后一拍脑袋,干脆不对了,把芭蕉的上阙直接奉为完作,另立名目,称其为“俳句”,日后更追认他为“俳圣”。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腰斩成神,烂尾成圣,动漫传统,古已有之。

 

俳谐的上阙,也就是俳句,分为三句,念起来每句所占的节拍数是固定的,分别是5拍、7拍和5拍。在日语里,占据一拍的通常是一个辅音加一个元音(如/ka//sa/),或者单一个元音(如/a//i/)。我们以芭蕉的烂尾神句为例(请以视频末尾旁白为准,画中人仅供娱乐,另有至今未讲到的辅音出现,如/f//ts/之类,无需深究)——

 

/a ki fu ka ki/5拍) /to na ri wa na ni o/7拍) /su ru hi to zo/5拍)(中译:秋深矣!不知邻人做何事?)

表演:狂言师野村万斋

 

/na tsu ku sa ya/5拍) /tsu wa mo no do mo ŋa/7拍) /yu me no a to/5拍,这里旁白者玩了个朗读里用烂了的变化,在/no/后面空了一拍,把/a//to/合作一拍,实际念成了/yu me no __ ato/)(中译:夏草啊,萋萋兵士梦,又译:长夏草木深,武士留梦痕。)

表演:狂言师野村万斋

 

俳句在当今日本的影响,可能类似于绝句在现代中国。时下日本人气爆棚的少女偶像天团AKB48,也曾在综艺节目里被要求即兴创作简单版俳句,或称俳句那多愁善感的小弟弟——“川柳”。为了照顾妹子们的吟诗水准,制作方特意允许她们不严格遵守575的拍式规则。说到拍子,在日语里能占据一拍的,除了刚才讲到的“一个辅音加一个元音”或者“单一个元音”,还有一些“特殊拍”,分别被称为“长音”、“拨音”、“促音”和“拗音”。这些特殊拍的例子,都可以在妹子们的习作里找到——

 

1.       长音:将元音拖长一拍,使之占据两拍。日语与汉语不同,元音拖长与否可以造成语意的变化(如/biru/=楼房、/bi~ru/=啤酒)。

 

/ko re tsu ka u/(五拍) /e ~ ke ~ bi ~ no/(七拍) /ha da o mo tsu/(五拍)

节选自日本综艺节目“周刊AKB”(201049日),作者:AKB48K组成员大岛优子

 

2.       拨音:即鼻音(/m//n//ŋ/)单独占据一拍

 

/sa ŋ gu ra su/(五拍) /e ra bi ma tʃi ŋa e/(七拍) /da sa su ŋi ru/(五拍)

节选自日本综艺节目“周刊AKB”(201049日),作者:AKB48姐妹团体SKE48S组成员矢神久美

 

/ko to ʃi wa ne/(五拍) /a ma ~ i ko i o/(七拍) /su ru n da yo/(五拍)

恋爱宣言:/su ru n de su/

节选自日本综艺节目“周刊AKB”(201049日),作者:AKB48B组成员小森美果

 

/ni dʒi ge n ni /(五拍) /ko i o ʃi te ha ya/(七拍) /dʒu ~ ro ku ne n/(五拍)

节选自日本综艺节目“周刊AKB”(201049日),作者:AKB48B组成员渡边麻友

 

3.       促音:将辅音拖长,使之单独占据一拍(闭塞音单独占据一拍意味着阻塞整整持续一拍,听起来就像是停顿了一拍)。在日语里,辅音拖长与否也可以改变语意(如/isai/=详情,/is-asi/=一切)

 

/su ri p -a/(四拍) /a t -a ka so ~/(六拍) /de mo i ma wa ha ru/(七拍)

节选自日本综艺节目“周刊AKB”(201049日),作者:AKB48B组成员小森美果

 

/de a t -a no/(五拍) /ha ru to yo bu be ki/(七拍) /a na ta ni yo/(五拍)

节选自日本综艺节目“周刊AKB”(201049日),作者:AKB48K组成员大岛优子

 

4.       拗音:在辅音和元音之间插入半元音/y/,整体只占一拍

 

/pu ro ti n/(四拍) /ko re de wa ta ʃi mo/(七拍) /ma tʃ -yo ma n/(五拍)

节选自日本综艺节目“周刊AKB”(201049日),作者:AKB48B组成员渡边麻友

 

/ta ka mi na sa n/(六拍) /su be ri kya ra wa/(六拍) /i tsu so tsu ŋyo ~/(六拍)

节选自日本综艺节目“周刊AKB”(201049日),作者:AKB48B组成员渡边麻友

 

在上面的例子中,大家或许已经感觉到,所谓的一拍一拍,并不是严格对等的,比如长音、促音和拨音通常相对较短,而拗音通常相对较长。这是很自然的事情,长音和促音都是延长既有的元音或辅音得来的,人的肺活量有限,一口气不论是拖太久还是憋太久都教人难受,而鼻音发长了也费力,这三种特殊拍就短些(话虽如此,比起汉语里只作为一拍之一部分的鼻音,还是要明显长些)。拗音呢,里面好歹包着三个音,发出来也就长些。

 

看完了妹子,讲完了道理,我们再说回芭蕉。311大地震直捣芭蕉名作《奥之细道》的核心区域“奥州国”。灾难发生后,各大电视台都减少了商业广告的播出,一时间公益广告占据了电视节目的空隙。在这些公益广告中,有一则引起了大众的特别关注。这则广告演绎了日本童谣诗人金子美铃(关于她的生平新井一二三金莹等均有撰文述及)的诗作“是回声吗”——

 

日本公共广告机构AC Japan公益广告“是回声吗”

 

长音拨音促音拗音

 

a so bo ~ t -e i u to

a so bo ~ t -e i u

 

ba ka t -e i u to

ba ka t -e i u

 

mo ~ a so ba na i t -e i u to

a so ba na i t -e i u

 

so ~ ʃi tea to desa mi ʃi ku na t -e

 

go me n ne t -e i u to

go me n ne t -e i u

 

ko da ma de ʃyo ~ ka

i ~ e

da re de mo

 

中译(摘自《向着明亮那方(增订本)》,吴菲 译):

 

是回声吗

 

我说“一起玩儿吧”,

它也说“一起玩儿吧”。

 

我说“坏蛋”,

它也说“坏蛋”。

 

我说“再也不跟你玩儿啦”,

它也说“不跟你玩儿啦”。

 

就这样,不一会儿

我寂寞起来。

 

我说“对不起”,

它也说“对不起”。

 

是回声吗?

不不,我们都不是。

【注:个人认为此句翻译值得商榷,原诗此句字面意思为“谁都”“谁也”,译作“大家都这样”(不仅仅是回声会这样)似更妥帖。】

 

是的,大家都这样。大家不仅在这则广告中找到了共鸣,更开始模仿创作,讽刺被认为延误核泄漏事故情报公开的时任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现于日本新内阁任经济产业大臣)——

 

是回声吗

 

我说“没问题?”

它也说“没问题。”

 

我说“没漏出来?”

它也说“没漏出来。”

 

我说“安全?”

它也说“安全。”

 

就这样,不一会儿

我害怕起来。

 

我说“其实稍微漏了一点儿?”,

它也说“稍微漏了一点儿。”

 

是回声吗?

不不,是枝野幸男。

 


Posted by at 14:12:0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莫须有日语入门】第三讲:你脑袋里响得东南西北 - [日本語 Education 教程 ]


大家好,我们这次课,以一般界定而言,是一堂正音课。“正音”,这两个字太他妈正经了,叫人很难提起扯上一通的兴致。好在这世上还有条靠得住的经验:无论多么正经的事情,都有个不正经的开头。“正音”这档事儿,历史并不长。“正音”之成立,有三个先决条件:首先,得有社会阶层及地域间的广泛流动,否则我武汉人乐得一辈子
zzh不分,何必劳心费力向首都语言圈靠拢?其二,得有大众传媒推波助澜,把上流、高端、公正和权威化在字正腔圆的发音里,没日没夜地播给你听,怎么,你有意见?普通话没过一级甲等吧?最后,得有唬得住人的正音方法和理论。这三样全凑齐,也不过一百多年前的事。当其时,万事俱备,只差:一个不正经的理由。而时代很快就把它找到了——

 

1897年,41岁的爱尔兰编剧萧伯纳看上了当时的戏剧红星,32岁的坎贝尔夫人。坎贝尔夫人天生丽质,在表演上才华横溢,却对自己从穷出身带来的发音风格很不自信。在舞台上,她总刻意装出一副做作的上等人腔调,立马就被萧伯纳(和另一个爱尔兰人:王尔德)识破。老萧一方面感到气愤,觉得这无端的顾虑玷污了他心上人的才华,一方面又逮到了机会——他从那位搞语音学的笔友亨利·斯威特那儿听来的杂碎,如今正派得上用场。就这样,萧伯纳把他“正音把妹”的意图赤裸裸地写成了一出“正音把妹”的戏剧:“皮革马利翁”,俗称“卖花女”,讲的是一个语音学家把穷出身的卖花女禁室培育成窈窕淑女的故事。他还放出话来:这部戏的女主角,就要坎贝尔夫人来演。老萧这招效果如何,暂且按下不表,而这出戏本身,它既然填补了时代不正经理由的空白,自然一演再演,叫好又叫座。戏演到第五个年头,老萧另一个搞语音学的熟人丹尼尔·琼斯,顺势推出了对英语公认发音(亦称王室英语、BBC英语或牛津英语,总之,怎么高端怎么来)的描述,为广大有心“正音把妹”的大好青年提供了绝佳素材。后来,这出戏被搬上了大荧幕,萧伯纳因此成为了至今唯一一位既拿过诺贝尔(文学)奖,又拿过奥斯卡(最佳编剧和最佳改编剧本)奖的编剧。再后来,这出戏越过大西洋,化身百老汇音乐剧“窈窕淑女”,再度大卖特卖。后来的后来,华纳又把它拍成电影,请来同样有过一段苦日子的奥黛丽·赫本演女主,大发横财之余,拿下8项奥斯卡奖,其实应该算9项——拿同年最佳女主角的朱莉·安德斯,演“音乐之声”那位,正是音乐剧版“窈窕淑女”的女主,据说给她颁这个奖,主要是作为,她在“窈窕淑女”电影版中落选的补偿。

 

另一方面,那位开发出公认发音的丹尼尔·琼斯教了个叫戴维德的徒弟,戴维德学成后在苏格兰爱丁堡大学开了个语音学专业,收了个学生,叫彼得。彼得博士毕业后往美国洛杉矶求发展,初来乍到,一份颇有油水的差事落在了他头上:给一部即将开拍的电影做语音学顾问。这部电影的名字,叫“窈窕淑女”。戴维德、丹尼尔、斯威特,在这一刻灵魂附体,彼得把祖传的把式手把手传授给饰演男主的哈里森,还在剧中为标准元音配音,助后者勇夺小金人。且看这1960年代的把式——

视频网站均上传失败,需使用Raysource下载
请点击
节选自美国好莱坞电影“窈窕淑女”,伊莉莎(奥黛丽·赫本 饰、玛尼·尼克松 唱)、希金斯教授(雷克斯·哈里森 饰)、皮克林上校(威尔弗雷德·怀特 饰)

 

后来,彼得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简称UCLA)建了个语音学实验室,满世界飞来飞去采集濒危语言的语音样本。再后来,彼得成了语音学大拿,UCLA成了语言学牛校。后来的后来,彼得写了本叫《语音学教程》的小书,几经再版,成为目前影响最广的语音学入门读物,或曰,正音把妹指南。

 

为了这本指南,彼得不但亲自献声灌录附赠光盘,更奉上自己的玉照,可谓“以身示把”——


           1.声带的所在  2.软腭  3.硬腭  4.牙龈  5.舌头  6.嘴唇

 

就发声而言,人体是一台复杂的乐器,乐声的气流主要由肺部提供,乐声的性质主要靠口腔调控。在上面这张彼得的玉照里,标出了对日语而言,相对重要的几个发音器官——

 

我们从里边讲起。声带是喉咙里的两片膜状组织,撑开时气流可以从中间顺畅地通过,只发出轻微的摩擦声,闭拢时气流冲破缝隙引起声带振动,发出更为厚实的声响,前者称为清音或无声音(如英语拼音中的/s/),后者称为浊音或有声音(如英语拼音中的/z/)。这清浊之分,是人声的第一重划分。

 

接着到软腭,把手洗干净,竖起大拇指顺着嘴唇、牙齿、牙龈、硬腭一路摸进去,会触到一块松软的组织,这就是软腭,继续往里伸,还能触到挂在软腭下面的小舌。软腭和小舌有弹性,可以上下移动,掌管着鼻腔通路的开闭。开时气流可经鼻腔流出,闭时气流只能从口腔流出,前者称为鼻音(如汉语拼音中的/m/),后者是缺省状态,一般并无特别称呼的必要,权且唤作口音。这口鼻之分,是人声的第二重划分。


 

剩下的器官大家都很熟悉,无需赘述,它们在发声中的主要任务是做出各种不同的动作,以改变口腔这个共鸣腔的形状,进而产生不同性质的声音。这些动作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一种使口腔畅通,配合声带的振动造成持续响亮的共鸣,另一种在口腔中制造阻塞,产生各种乖戾的声响,前者称为元音,对应韵母,后者称为辅音,对应声母……且慢,那保持口腔畅通,声带却不振动的音算什么?这说的就是头先视频里赫本吹火苗练的,我们讲汉语的个个都拿手的——/h//h/虽畅通却不响亮,因而被划在辅音里。这声韵之分,便是人声的第三重划分。再……再等等,那口腔阻塞,鼻腔畅通的鼻音算什么(如汉语拼音中的/m/)?鼻腔的通路比口腔狭窄曲折,虽共鸣却不响亮,因而也被划在辅音里。“唔早讲,一开始就用响亮与否来做区分不就得了”此时我脑袋里冒出这么个非主流的念头,也罢!

 

辅音的阻塞动作,大体可以分为三种。其一是先摆出个完全阻塞口腔的姿势,待横膈膜抬高,肺部气压上升后(这一步在发声中是完全下意识的,无需特别注意),突然解除阻塞,这种动作发出的辅音叫闭塞音(如汉语拼音中的/p//t//k/);其二是从头到尾就不把口腔堵死,留些小缝小眼让气流钻过去,产生摩擦和涡流,这种动作发出的辅音叫摩擦音(如汉语拼音中的/s/);这摩擦音要是堵得过于松散,气流畅通得几乎都要成元音了,就叫半元音(如汉语拼音中的/w//y/日语里也有这两个音,与汉语拼音发音类似,只是/w/与第一讲里的/u/一样,倾向于不圆唇)。

 

辅音的阻塞(包括不完全阻塞,本段下同)姿势,在日语里主要发生在三个位置。其一是双唇,由闭拢双唇产生阻塞的辅音叫双唇音(如/p//b//m/);其二是牙龈,由舌尖向牙龈靠拢产生阻塞的辅音叫齿根音(如/t/、/d/、/s/、/z/、/n/);其三是软腭,由舌头隆起,舌背向软腭靠拢产生阻塞的辅音叫软腭音(如/k//g//ŋ/)。


 

和上一讲中/k//g/之间的区分一样,以上这些都是在连续变化的状态中作人为划分的结果,不过,若能助各位行“正音”“把妹”之实,我端着架子煞有介事地讲这么一套,自然也没什么可害臊的。说起/k//g/之分,到这儿我们正好可以给上一讲中,那个连续萎缩的无规则振动头部,一个发音上的解释——

 

/ka//ga/里的/k//g/都是软腭闭塞音:舌头隆起,舌背贴上软腭,堵住口腔通路,待横膈膜抬高,肺部气压上升后,突然放下舌头,将口腔通路打开。而接下来的/a/是个元音,发音时声带闭拢,阻塞咽喉通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打开口腔通路,与阻塞咽喉通路之间的时间差。这个时间差越长,就有越长的时间给气流畅通无阻地从肺部直冲到嘴巴外边,这股气流的声响所对应的,正是上一讲波形图中,那个无规则振动的头部。由此可见,在日语里,得等到这个时间差由正变负,打头的辅音由清变浊后,人们才会觉得/k/不再是/k/了;而在汉语里,当这个时间差变得相对较小时,人们就开始觉得声音的性质发生了变化。

 

对说汉语的我们而言,这样的发音辨音困难,也发生在日语的另两对闭塞音里——/t//d//p//b/。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觉得/gambatte/=加油)是“干吧”,/yamete/=停下、不要这样)是“雅咩”。这个困难的存在,同样有一个好理由,和第一讲里一样,唯一个“快”字而已。你把/ka/说得越快,给那团气流喷出的时间自然就越少,听起来,就越像汉语拼音里的ga

 

这个好理由,功效还不止于此——汉语拼音里的l,是个端正的齿根半元音,舌头前部中央抵住牙龈,两侧(或单侧)则放开通路,所以l也叫边音。日语里有个和l类似的音,发得比l仓促,仅仅是用舌尖在牙龈上敲一下了事,姑且可以看作一个说得很快的l,像歌里唱“啦啦啦”时一样。为了今后表记上的统一,我们将这个音写作/r/(注:并非汉语或英语拼音里的r)。

 

至此,豆腐块纵横下刀,日语里的主要发音基本各归各块——


 

表中各音,除以上及前两讲特别提及之外,与相应汉语拼音发音相同,只是/z/中另有玄机,且待下下回分解。 

 

话说回来,萧伯纳如愿以偿,凭 “卖花女”一剧搭上关系,和坎贝尔夫人谈了场恋爱。老萧过世后,二人的通信公诸于世,被一个编剧界的晚辈瞧见,据此写了出新剧,名叫“亲爱的骗子”。而彼得呢,也于2006年“在印度进行语音调查后途经伦敦返美时突发疾病逝世”,享年81岁。

 

俱往矣。只有不正经与假正经不死,恋爱与谎言不死,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敬请收看【莫须有日语入门】第四讲:伴君恋途共彷徨。

 

 不存在不存在~


Posted by at 06:14:0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莫须有日语入门】第二讲:波形图里的秘密 - [日本語 Education 教程 ]


大家好,我们又见面啦。上次课讲完了日语拼音里的
5个韵母,这次课就该讲声母啦。和韵母的情形一样,日语拼音里的声母大多也是和汉语拼音重叠的,我们这次课要讲的就是两个汉语拼音里的熟角儿——kg

 

汉语里的发音是把声母和韵母一对对凑起来组成的,声母在前,韵母在后(卡[ka]、古[gu]…),不像英语那样,韵母总要拖家带口(cat, script)。日语也是如此,声母kgaiueo五个韵母一一配对,就组成了kakikukekogagigugego这么十个音。

简单吗?要睡着了吗?来来来,我们来做一个小练习——

 

请问,在下面的片段中,你能听出几个ga

节选自日本动画片“现视研”,斑目晴信(桧山修之 配音)、春日部咲(雪野五月 配音)、笹原完士(大山镐则 配音)

 

{不要偷看答案哦}

 

 

 

 

 

 

 

 

 

 

 

 

 

 

 

 

 

 

时间到!请亮题板!

 

回答0个的同学,这次课接下来的废话您就不用听喇,您是您是宝贵的研究素材!下次的经费申请全靠您了!您看,隔壁就是桑拿房,您要是愿意赏个脸...哦?您还有事?没有关系!我再给您挂电话,诶,您走好~

 

回答超过0个的同学,我们继续。是的,那段话里大家听起来像ga的,在日本人听来,全是ka。那究竟要怎样,他们才会当成是ga呢?请听下面的例子——

 

ka->?a->ga

节录拼接自《让你沟通自如的日语发音课本》所附mp3光盘

早稻田大学日语教育研究生院 户田贵子

 

最后那个音,便是日语里的ga了,而前两个,都会被当成ka。我在这里kaga去的,也许会搅得各位厌烦,那真是不好意思,可这是一个关键问题,千真万确,非说明白不可的。你看,“请愿”用日语可以说成「情願」,写成拼音是jyo~gan。要是把kaga弄混了呢?就成了jyo~kanjyo~kan是什么?jyo~kan是“城管”。(注:日语里并没有对应“城管”这个概念的专业术语,需提及时一般是作为外来语直接书写相应的日语汉字,念作jyo~kan。)

 

既然是关键问题,那咱们可得打起精神努把力。耳朵迷乱了,就换眼睛上,哥几个都是视觉动物。声音这玩意儿,是振出来的,重放一次“ka->?a->ga”的片段,把你音箱喇叭表面的起起伏伏一顺儿画下来,我们就可以发挥优势,看个究竟了!振得太快画不下来是吧?画不下来就对了!请大家下载专业音频软件GoldWave,导入音频文件即可查看波形!按住“ctrl+上下”、“shift+上下”即可缩放振幅和时间轴!剪切转码更是不在话下!玩波段,找秘密,我只用GoldWave

 

以下是大家顺次听到的3个音的波形图(因版面原因,a的部分仅保留前部)——

 

ka:在尾部粗大而(较)规则的a振动前面,长着一个不规则振动的头部

 

?a:不规则振动的头部在横向和纵向上都有所萎缩

 

ga:不规则振动的头部完全消失,直接由规则振动开始

 


 

由此可见,从kaga的过渡,伴随着一个无规则振动头部的萎缩。这个萎缩是一个连续变化的过程,包含着无数个中间状态,可赋予无数种意义。我们的耳朵却听不出这么多,我们的语言也用不着这么多,实际上,我们通常只做一种简单粗暴的区分:在这串连续的状态中间画条线,往左就当k,往右就当g。妙就妙在,这条线的位置,是模糊的。只能说:在目前的历史阶段/日语里的这条线/它总是被发现/画在汉语里那条/的右边——日语里一个左倾的发音,譬如头先被大家听成ga的那些ka,在汉语语境里却可能被划成右倾,多乎哉?

 

岂止!同样的现象也发生在kigikugukegekogo这几对发音之间,在此我们用逼视的眼神,再次审视这些历史上的右倾分子——

 

suki=喜欢

Etude,选自日本电视游戏“樱花大战”歌谣全集,爱丽丝(西原久美子 配音)

 

sakura=樱花

Sakura,选自日本电视游戏“樱花大战”歌谣全集,真宫寺樱(横山智佐 配音)

 

tasukete=救救我、帮帮我

节选自日本动画电影“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真心为你”,碇真嗣(绪方惠美 配音)、明日香(宫村优子 配音)

 

simiko=西米果(片中人名)

节选自日本动画片“魔神英雄传”,西米果(林原惠 配音)

 

然后是那些更货真价实的——

 

giasu=片中一类超能力的代号

节选自日本动画片“反叛的鲁路修R2”,旁白(野上尤加奈 配音)

 

gu~=日语中念以g结尾之外来语(如hug, bug等)时的尾音

by 日本搞笑艺人 江户晴美(曾以“gu~”获得日本2008年度流行语大赏)

 

gegege来自漫画原著作者的名字“sinoge

日本长寿动画片“鬼太郎”主题歌,熊仓一雄

 

go=围棋

节选自日本动画片“棋魂”,进藤光(川上伦子 配音)、藤原佐为(千叶进步 配音)

 

看完上面这串例子,不知大家是否有感觉到“货真价实组”与“被右倾组”之间的区别。当然,想明白一个人其实并不那么讨厌,不等于即刻就能对他抱持好感。听出来这些“?”其实并不是那么“g”,不等于即刻就可以把它们当成“k”。在学习了词句之后,关于词句和语境的知识会在单纯的辨音之外辅助你的判断,听得越来越多,这条右倾的界线自然会慢慢爬上你的意识。据语言学家研究,不问种族出身,婴孩在半岁大之前,都对语音变化具有同等的敏感,同样是从kaga,他们会对更微小的变化作出生理反应,把大人说的话听上几个月,才逐渐变得非左即右起来。这么说来,在语言学习时尽力抱持一双“赤子之耳”,倒是个“吃遍天”的“一招鲜”。

 

不过一码归一码,辨识左右是一回事,自己表明立场却是另一回事。你的嗓子要如何腾挪,才能在日语语音的大陆上左右逢源?敬请收看【莫须有日语入门】第三讲:你脑袋里响得东南西北!

 

不存在不存在~

 


Posted by at 20:48:00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Page共5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最后一页
Calendar


Tags
Recent Entries
Last Comments
Archives




    Blog Search


    Links
    Hit Counter

    Total:

    Clock



    Nominally VIEWING



    Presumedly VIEWED



    Supposedly WANTED



    Syndicate

    Powered by www.blogbus.com 2002-2005